偶遇猫城

偶遇猫城

 

10.jpg


 

这个世界上有一座城市,只有你自己能去。紧锁于内心,一旦进入,裹足不前。

本文节选自春上春树《1Q84》,有增补,无删减。

青年背着一只包,独自游历山水。他没有特定的目的地。坐上火车出游,有哪个地方引起他的兴趣,便在那里下车。投诉旅店,游览街市,漫无目的,待到尽兴,继续前行。



1.jpg


 

车窗外出现了一条美丽的河。河流蜿蜒,平缓的绿色山岗连绵一线,山麓有座玲珑的小城,静谧而悠远。一架古旧的石桥横跨颌面。这幅景致诱惑着他的心。在这儿说不定能吃上美味的鳟鱼,他想。列车刚在车站停下,青年便背着包跳下车。没有别的旅客在此处下车。火车扬长而去。 空余他在空无一人的站台。

车站里没有站员,也没有猫。或许这里是个清闲的车站。青年踱过石桥,走到镇里。小镇一片静寂,看不见一个人影。所有的店铺都紧闭着卷帘门,镇公所也空无一人。唯一的宾馆里,服务台也没有人,烟灰缸洁净得像雪融的地面。他按响电铃,铃声作响,回荡在空旷的大厅里。却没有一个人出来。看来完全是个无人小镇。要不然就是大家都躲起来睡午觉了。然而才上午十点多,睡午觉似乎早了些。出于某种理由,人们舍弃了这座小镇,远走他乡了。总之,在明天早晨之前,不会再有火车,他只能在这里过夜。他漫无目的地四下散步,消磨时光。



2.jpg


 

然而,这里其实是一座猫儿的小城。黄昏降临时,许多猫儿便蹑步过石桥,来到镇子里。各色花纹、各个品种的猫儿。它们要比普通猫儿可大得多,可终究还是猫儿。青年看见这光景,心中一凉,慌忙爬到小镇中央的钟楼上躲起来。猫儿们轻车熟路,或是打开卷帘门,或是坐在镇公所的办公室前,开始了各自的工作。没过多久,更多的猫儿越过石桥,源源不断地,来到镇里。猫儿们走进商店购物,去镇公所办理手续,在宾馆的餐厅用餐,靠在旅馆的前台抽烟。它们在小酒馆里喝啤酒,以猫语交谈,唱着快乐的猫歌。有的拉手风琴,有的合着琴声翩翩起舞。镇子上没有路灯,猫儿们夜间眼睛好用,几乎不用照明。不过在夜里,满月的银光铺撒在小镇上。并不需要灯光,与我不同。青年这样想。钟楼上青年将这些光景尽收眼底。天将亮时,猫儿们关上店门,结束了各自的工作和事情,成群结队地走过石桥,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了。

猫儿总有回去的时候,小镇又回到了无人状态。青年爬下钟楼,走进宾馆,自顾自地上床睡了一觉。肚子饿了,就吃宾馆厨房里剩下的面包和鱼。等到天开始暗下来,他再次爬上钟楼躲起来,彻夜观察猫儿们的行动,直到天亮。火车在上午和傍晚之前开来,停在站台上。乘坐上午的火车,可以向前旅行;而乘坐下午的火车,便能返回原来的地方。我并不想回去,青年想,但也不能裹足不前。没有乘客在这个车站下车,也没有人从这个地方上车。但火车还是规规矩矩地在这儿停车,一分钟后再发车。只要愿意,他完全可以坐上火车,离开这座令人战栗的猫城。然而他没有这么做。他年轻,好奇心旺盛,富于野心和冒险精神。他还想多看一看这座猫城奇异的景象。从何时起,又是为何,这里变成了猫城?这座猫城的结构又是怎么回事?猫儿们到底在这里做什么?如果可以,他希望弄清这些。亲眼目睹过这番奇景的,恐怕除了他再没有什么别人了。

第三天夜里,钟楼下的广场上发生了一场小小的骚动。

"你不觉得好像有人的气吗?”眯着眼睛,一只猫儿用猫语说。

“这么一说,我真觉得这几天有一股怪味。”有猫儿扭动着湿乎乎的鼻头赞同。“其实俺也感觉到啦。”又有谁附和着。

“可是奇怪呀,人是不可能到这儿来的。”有猫儿说。他用舌头舔了舔爪子 。

“对,那是当然。人来不了这座猫城。”

“不过,的确有那帮家伙的气味呀。”

猫儿们分成几队,像探险队一般,一只猫接着一只,整整齐齐地,猫着身子,开始搜索小城的每个角落。认真起来,猫儿们的鼻子灵敏极了。没用多少时间,它们便发现钟楼就是那股气味的来源。青年也听见了它们那柔软的爪子爬上台阶、步步逼近的声音。完蛋了,他想。猫儿们似乎因为人的气味极度兴奋,怒火中烧。它们个头很大,拥有锋锐的大爪子和尖利的白牙。而且这座小镇是个人类不可涉足的场所。如果被抓住,不知会受到怎样的对待,不过,很难认为知道了它们的秘密,它们还会让他安然无恙地离开。



5.jpg


 

三只猫儿爬上了钟楼,使劲闻着气味。

“好怪啊。”其中一只微微抖动着长胡须,说,“明明有气味,却没人。”

“的确奇怪。”另一只说。“总之,这儿一个人也没有。再去别的地方找找,总有找得到的地方。”

可是,这太奇怪啦。” 他悻悻地摇着尾巴。

于是,它们百思不解地猫着腰离去了。猫儿们的脚步声顺着台阶向下,消失在夜晚的黑暗中。青年松了一口气,也莫名其妙。要知道,猫儿们和他是在极其狭窄的地方遇见的,就像人们常说的,差不多是鼻尖碰着鼻尖,青年可以感到湿乎乎的鼻头呼出的湿气,在青年的眼镜上呼出了白雾。透过白雾,青年看到了他们宛如夜明珠的眼睛。不可能看漏。但不知为何,猫儿们似乎看不见他的身影。他把自己的手竖在眼前。看得清清楚楚,并没有变成透明的,也没有消失。我是确确实实存在的,他们却看不见。不可思议。不管怎样,明早就去车站,得坐上午那趟火车离开小镇。留在这里太危险了。不可能一直有这样的好运气。



4.jpg



然而第二天,上午那趟列车没在小站停留。甚至没有减速,就那样从他的眼前呼啸而过。下午那趟火车也一样。他看见司机座上坐着司机,车窗里还有乘客们的脸,但火车丝毫没有表现出要停车的意思。正等车的青年的身影,甚至连同火车站,似乎根本没有映入人们的眼帘。

下午那趟车的踪影消失后,周围陷入前所未有的静寂。黄昏开始降临。很快就要到猫儿们来临的时刻了。他明白他丧失了自己。他也开始害怕,并不敢看自己。他害怕当他低头的时候,长长的胡须长出来,鼻梁变成粉红湿乎乎的一个小点,双手变得毛茸茸而锋利。

并且,火车永远不会再在这个小站停车,把他带回原来的世界了。